悄悄話
部落格裡的的故事悲傷與爭論很少,因為我們要學會原諒與遺忘 :)

睡醒以後眼睛紅腫的像是宿醉後,我撫首呆坐在床旁,梳洗以後先是在左眼點入眼藥水然後是右眼,從冰箱拿出我的午餐便當還有湯,一顆水蜜桃,我打算當早餐。

 

車子緩慢的駛在有陽光的路上,我有些畏光,有些精神渙散,昨天早上為自己買了一瓶小比菲多當早餐很簡單,剛這麼想就到醫院了,應該打卡的路上買了無糖綠卻走去早餐店帶了一份土司夾蛋,我不知道我吃不吃的完。

 

說早安以後,換上深綠色的手術衣服,從包包裡拿出昨天開始從看的地底三萬呎,跟早餐一起,陷入沙發裡,寧靜的在我的四周隔起一道牆,冷冷的一道,陽光從窗戶透入,我身體還殘留昨晚的大雨與雷鳴,翻開書裡的141頁「怎麼在記憶裡,最遙遠的路程卻是直線距離?」在八點之前我吃完了土司,紙袋折好丟入垃圾桶,連同昨晚的夢。

 

帶著書坐在燈只開了一半的第六手術室,沒有人管的寧靜,偶爾有人從我身邊走過,卻善良的不多做打擾,書頁157間夾入紙張合起,剛好在看起來不錯的那頁,那夜。

 

「你知道嗎?今天是我的生日。」

「生日快樂,你想許個願嗎?」

「呵......」

只有一點矇矓,沒有絲毫聲音的小雨,輕輕擊打著花房,從外面看進去,蛋糕的燭影搖晃,滿室的花影搖曳溫馨,點點雨滴眷戀著這畫面似的,攀爬在玻璃幕上久久,直到匯合成了淚珠大小,才加速滑落。

 

我瓦解了牆。

 

融入了手術的過程跟旁人說話,一如以往的開始了手術,年輕的婦人罹患大腸癌,剛從內科會診外科決定開刀,我們動了刀,我看著眼前開腸剖肚的模樣,醫生皺眉的表情,手指摸的到的觸感讓我知道,腹腔轉移嚴重,病入膏肓,她的人生...沒有多少可以選擇了,我們的手術也是...

 

主治醫師離開手術檯跟家屬解釋病情的時候,醫學上的話聽起來很冰冷很不確定,生命緩慢的走向死亡,是令人感到絕望的,那家屬站在我的斜對面,那個眼神我認得,我輕輕的摸著刷手學姊檯面上的3號手術刀柄上接著20號圓刀,冰冷的金屬質感透過無菌手套觸著我的指間,我相當熟悉,只要有上班,我必會摸到,我輕輕放下,摸了器械盤裡不常碰到的,我喜愛的7號刀柄,少了尖刀,有點不完整的可愛與孤單,那是第251頁,我有些哀傷,很快就收拾好的哀傷,表情沒變。

 

醫生捻起一把手術刀,左右轉動它的刀鋒迎向燈光,連自己也瞧的入迷,他不勝激賞地說:「你們用的美工刀,那個刀口的平均厚度是零點零二厘米,硬度大約六到七,這種刀比它薄三倍,硬度接近九,夠厲害,夠刁鑽,用超硬碳鋼做成的刀面,幾乎沒有他切不開的東西,你看看這弧度多簡潔,多漂亮?」

 

沒得選擇,所以手術從複雜度頗高降低到幾乎無奈的地步,中午準時吃飯,下午忙些什麼也忘了,下班之前,我已經陷在沙發裡,書也快看完了,因為沒有牆,所以能聽到NBA、職棒,甚至喝了咖啡不加糖,還有我想到老朋友,小貓吉,已經兩年多沒有你的消息,當初你與我道別的時候乾脆的很,我也俐落的從沒囉說一句再見,突然想起我們之間難懂的語言,還有你曾經轟動過的一篇批判文章,我們有些像,只是你的叛逆比較外放,你記得嗎?這本書影響你許多。

 

我沒忘,在書裡的93頁。

 

 「我叫妳走。」非常嚴厲的語氣,幾乎是個怒吼。

南晞吃了一驚,迅速縮回她纖小的手掌,滿臉都是慌張,辛先生終於轉過頭來看了她,「對不起,不要駭怕我。」

南晞站起來,酒窩深陷低頭久久,問道:「還記的第一次見到您,您要我去辦公室,那時候我對您說了什麼話嗎?」

辛先生緩緩尋思,說:「那時妳才十二歲吧,我剛來河城那一年。」

「那時候您也是叫我不要駭怕您,我已經回答過了,辛先生。」南晞雙手撐住床沿,和辛先生長久地深深對望,南晞的酒窩漸漸現出了甜意,最後成了笑靨,「辛先生,我說,辛先生,只有當您不像您的時候,我才會害怕您。」

 

我記得,在書的第382頁。

 

星鑑在燦爛的星河寧靜飛翔,我們穿越過了許多耳熟能詳的星座,但它們都只是折射的假象,航程寧靜無比,因為星際之間沒有傳導聲音的空氣。

何其歡悅,我們來到了如此壯麗的地方,可惜星鑑的能源正接近耗盡中。

所以我們張開了星鑑的翅膀,是的,我們膩稱為雙翅的那一對光能反應板,它自動從光亮裡轉換能量,同時它也隨意捕捉星際最微弱的光波訊息。

我們攔截到了無數的奧妙語言,但我們的星鑑無動於衷。

「辛先生,」直到那清脆的音訊傳來,「辛先生,只有當您不像您的時候,我才會害怕您。」

收到這句話,本鑑能量重新注滿,足夠我們繼續翱翔。

航入宇宙的最深處,我們近距離擦掠過那顆具有最終極祕境之美的星球,那星球上,有人間一切被遺落的失物,與可以遺傳回憶的異星人種族。

但是我們並未停駐,航行尚未結束。

在河一般的時空長流中,我們還將繼續航行,慢慢遊覽。我們見到凡是被聚合誕生的,都是深深的累積,任何一丁點存在都有意義,一切跟一切都有關係。我們開始遭遇到其他星鑑,一艘,多艘,無數艘,全都是飄流者,星星點點,稠密佈滿在四面八方,各自卻又顯得那麼孤單。我們以光波互相問候,有時同行,有時分道遠颯,除了在交會時互換的那一點點善意,我們找不到特定的方向。

我們只有繼續飄流下去,尋覓光亮。這旅程漸漸成了向光的意念,其餘的渴望就如同塵埃一樣,紛紛飛散了,淡了。

 

放下咖啡杯的時候,我洗了杯子,換好衣服,拎著我的包包離開了醫院,已經打了半小時的響雷,還有陽光,一丁點的雨,我瞇著眼睛看的紅燈轉為綠燈,緩緩的離去,車子裡有點悶熱,剛好溫暖我的手心,CD是你親手寫上的痞子英雄那一張,第16首,解偉苓,放逐愛情

 

不斷播放。下雨了,親愛的。

 

威士忌琥珀色流入水晶杯裡,不加冰塊,加入滿滿的水果,我喜歡奇異果,偶爾是平凡的蘋果丁,今天是水蜜桃。

 

 

地底三萬呎

作者:朱少麟 

 

 

 

創作者介紹

寫作的旅行

julylov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7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7)

發表留言
  • 漢克
  • 我每次點眼藥水 都會點到眉毛 而吃奇異果 我舌頭會癢
    不過我很欣賞你寫關於手術刀之類的 那像是另外一個世界的事情
    祝我們好運
  • 我不是吃奇異果,正確來說,我是喝,而今天是水蜜桃,基本上我沒得挑,因為要看冰箱
    那是另外一個世界,真的
    晚安

    julylove 於 2010/08/27 22:33 回覆

  • fathank
  • 回得好快 總之請期待明天的大雨 還有周末的雙颱會帶來龐大的雨量 我相信你已經愉悅到手足無措 臉紅心跳了 晚安
  • 嗯,期待一場大雨的來臨...

    julylove 於 2010/08/28 15:41 回覆

  • 悄悄話
  • CHY
  • 天使要保重阿,你還得好好看著我。哈。

    加油!
  • 看著你?

    julylove 於 2010/08/28 22:15 回覆

  • CHY
  • 從妳深邃眼眸中才能看見我自己呀
  • 你看見了我的眼睛了嗎?

    julylove 於 2010/08/28 22:18 回覆

  • CHY
  • 現在不行,以後未必。

    所以才得保護你眼睛
  • 呵呵,以前也有個一男生總說我是他的眼,我快近視了吧,我猜。

    julylove 於 2010/08/28 23:20 回覆

  • 三分鐘熱度
  • 呵,地底三萬呎這本書我看完後,說實話,是完全摸不著頭腦…不過,看的時候是很引人入勝,一口氣看完,因為真的很想知道結局是什麼……這本書文字很有趣,但是我真的看不出來作者到底有什麼涵意?
  • 我第一次看是在專二,看完就是看完一本書,知道它好看卻不知其所以然。
    再看第二次,再過幾年,就突然之間,全懂了...
    那是一種,巨大寂寞的微微希望,我想。

    julylove 於 2010/12/23 00:25 回覆

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