其實,有那麼一刻,因為想像你為我畫畫的表情,還有猜想你為我拍520的照片的念頭,甚至是了解到你絕對不會傷害我這樣一件事情。

好像從旅行前的那場雨,至我歸來的那看似巨大但卻微不足道的渺小哀愁,突然之間,淡了許多。

大部分時候,遵循著固定的模式生活,不再喝酒之後,連咖啡的癮也降低了許多,和自己好好相處是一件相當划算的交易,心裡的某個角落看見好久不見的陽光降臨,我覺得那樣的美好將我穿透。

 

昨晚我問你,早上起床你的疼痛會持續多久。你說好多了,睡得安穩痛也減少。下一次不要在冷著了,我捨不得看你為我犯痛,因為我都懂。

總是依依不捨的說了晚安之後,離開凌亂的書本堆積的電腦螢幕,抱著內外科厚厚的課本與棉被,睡著了。

 

夢見走了好長好長的路,然後卻怎樣也想不起來沿途是怎樣的景致。

七點整,我醒了過來,右腳傳來針刺一般的疼痛感,我意識到自己已經長大,不是在成長階段的時候,因為骨骼肌肉生長造成的疼痛,而是突如其來的抽筋,等待那樣疼痛的感覺過去,竟然也花上了三分鐘。

我想你。

一邊刷牙的時候還一邊在想或許是因為夢到走了好長的路吧,所以腳才會不聽話。

 

上班的時候,接連幾天都協助待產的媽媽生下3500公克以上的胖娃娃,需要更多的體力,把每一個動作標準化與再進化,並不全然是因為我熟悉,而是因為我真正的喜歡,生命是小小的溫熱的小粉紅,帶來了不曾熄滅的希望,所以我總是溫柔的哄著每一位媽媽,我要跟她們說「妳做的很好,很勇敢。」付出的同時我想我已經跟上了你的腳步,即使那是如此大步奔跑的步伐,我也不再害怕。

我跟的上。

 

然後是我的保險公司打電話給我,我最近一次的心臟超音波報告看起來還不錯,所以我更不能理解我這五年來的努力是什麼,我需要你來跟我說我一輩子不會好嗎?既然如此就除此之外,我要你告訴我什麼可以把心,排除在外。我將一輩子與我的心臟共存,買賣的是未來可能發生的事情,卻要用盡力氣去證明,那個偶爾軟弱的心臟並不算太壞,堅強的挑戰你之後,是更多的沉默。

我不會妥協。

 

即使印度的旅行已經隨著台灣的天氣與食物,從進行式亦步亦趨的走向過去式,可是旅行的一部分始終,以難以說明的形式存在著,是不是因為不再使用英文溝通,那樣計較一個單字一個單字的說不好還是要說下去,還有再怎麼辛苦也不曾喊過疲累的自己,都是後青春期的回憶了。

那麼請繼續為我寫信,時間的差異,還有陌生而熟悉的語氣,每每看到信件的時候,都有所獲得,好像真的,又要走了。

 

從灰姑娘運動開始已經第四天了,即使知道所有的民運最後都會成為小小的靜默,我還是因為自己曾做過一些什麼,小小的堅持與雀躍著。

我剛剛打開了你給我的地圖,每一個地圖上標記的小點與距離,還有那個用注音符號拼湊的小學生版西班牙文,都是你夢想的一部份,故事的開始總是這樣的,我有總有一天,你捨得放下了離開了,你的夢想會茁壯成為一顆大樹,屆時會有說不完的故事,可以聽好久。

 

晚安,高雄。

 

Sorrow is hushed into peace in my heart like the evening among the silent trees. ─ Tagore

創作者介紹

寫作的旅行

julylov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