悄悄話
一旦出發了,再遠,也不過是一段路。

一大早睡眼惺忪的開車到後壁湖,領著事先預定的船票,帶著老爺和輕便的行李與小折,搭上搖搖晃晃的船前往蘭嶼,陽光燦爛的好天氣,我的心情卻不太美麗,旅行一開始我就受暈船的影響吐到昏昏沉沉的倒在老爺身上...

傳說中會暈車暈船的老爺像沒事一樣的還能大笑拍照,兩個多小時的船程讓我幾乎想哭著馬上回台灣不玩了,吐到一點背包客的骨氣都沒有,現在想起來辛苦的旅行總是特別的難忘,蘭嶼之旅真的因此而與眾不同。

 

未命名

 

即使如此,當我踏到蔚藍的不可思議的蘭嶼土地,那種寬闊與海潮的清新還是一瞬間就吸引了我的步伐,港灣旁的海襯著藍天,一整個夏天就是這片風光令人難忘,每當忙碌的工作疲憊了我的身體,就閉上眼睛,想著浪花拍打海岸,想著陽光攤在身上的灼熱感,為心靈灌注溫熱的力量,是的,不旅行的時候,更需要旅行。

 

連美恩說:「與其把流浪說得那麼浪漫,不如說,流浪讓我們遠離了所有我們最習慣的東西。流浪把我們送上和自己獨處的道路上,流浪很辛苦,但流浪讓我們認識自己。」

還記得我常和你說,一但踏上旅行的道路,我們就只是彼此旅行的一部份,更多時候是我們必須自己去經歷反省與體會內化,在蘭嶼的日子裡我們共乘一台小小的摺疊式腳踏車,極其輕便的行李,我們相依,在辛苦的移動,然後發現驚喜。

 

 

未命名

 

離開港口之後,我們沒有攜帶任何地圖,對蘭嶼這片土地沒有任何概念,一個決然陌生的地方,連向左走向右走都很自由,在社會的教條與規範裡,什麼時候我們曾經真正自由的做過某些決定?雖然在旅行,卻突如的想起了《傷心咖啡店之歌》,然我卻沒有足夠的文字做為一個基礎去解釋「自由」,究竟我們需要怎麼樣的人生,自由的意志又是以何種觀念做為基礎,又如卡謬的《異鄉人》,究竟誠實的面對自己,是不是該視為一種社會的異端呢?在這兩本書裡給了我不少衝擊的想法。

你曾說過,我就像海安。

但親愛的,我說怎麼會,我並不是。

很久很久以後的現在,仔細的去細算自己,從求學到求職到婚姻與生兒育女,其實不過是正常人的模式,我安於並且享受現在,並不叛逆,充其量我只不過是懶惰的蜜蜂,我順從既定的安排和韻律,旅行只是一種脫離常軌的消極手段,每一次的離開,都是為了回來。

 

你騎著小折,我站在小折的踏墊上手搭著你的肩膀,你順著風向,選擇右方,遇到了第一個小鄉鎮,椰油部落。

 

未命名

 

而我還飽受暈船的不適所苦,身體不停的發出需要休息的訊號,從路人手上接受了一份簡單的地圖,我們來到了這裡,在蘭嶼我最喜歡的發呆地點,就在椰油國小的司令台旁,樹下的木地板,葉子飄落,陽光稀疏,迷人的溫暖與睡意。

「午安,蘭嶼。」

 

未命名

 

 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julylove 的頭像
julylove

寫作的旅行

julylov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3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3)

發表留言
  • 歐粒迷
  • 我都沒勇氣從後壁湖去蘭嶼, 因為聽說會很吐, 所以我選擇從台東搭小飛機~~
    不過蘭嶼真的很棒, 不論是陽光空氣水都很棒, 我會想再去一次的
  • 呵呵,蘭嶼真的很美很美,若下次要再去蘭嶼,我一定會早早就去預訂飛機票,這種吐到掛的經驗一次就夠了,你的選擇是正確的!!! XD

    julylove 於 2011/10/26 22:49 回覆

  • 悄悄話