努力過的,能得毀譽參半,就很好了。

 

主任說關於離職,再考慮看看吧。

 

離開了單位到放射科的時候,還想著能不能遇到妳。

迎面而來的病人家屬開心的說我來接婆婆了,打了招呼便看到妳來交班,妳說是我所以很放心,我說「我剛來醫院的第一個月,還是新人第一次來接TAE就是妳與我交班,在醫院的最後一個月還能來真好」,妳笑了笑摸出了一隻小巧精緻的軟糖娃娃,抱了抱,回頭又聽妳稱讚了我幾句,我才依依不捨的接著病人回單位。

 

替小小孩打上了留置針之後,你打來問餞別要吃什麼好?

醫師巡視時順口問了問我的去向,留下一句「希望有天妳休息夠了還能回來」。

新病人說認識網路上的我。

 

和學姊聯手忙碌了整個夜晚,雙腳像吃了檸檬一般,返家的時候已是夜深。

 

我有許多的時間,可以想想整晚發生的事情,車子行駛在寂寥的街道時,只有小小聲的音樂,我會很想書寫些什麼,我從沒做過什麼大事,能寫得就僅僅是每一件瑣碎而有好有壞的小事情,不完美,但確切的發生在我身邊,稍縱即逝的紛紛時光。

工作真的很忙,倦怠也很深,但是不管做什麼都一樣,找的到理由離開就一定也找的到理由留下,愛情不也是?

只有愛和不愛,要和不要。

 

我只是在人生的某個轉彎,做了一個選擇。

如果改變不是現在,又該是什麼時候呢?我很喜歡在面對困頓的時候這樣問自己。

 

和你幾番討論之後的未來,儘管未知,卻不迷網,做喜歡的事情,什麼都好。

我會感謝所有的挫折與風雨,感謝有人喜歡有人討厭,感謝你,還有等待,讓我更好。

 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julylove 的頭像
julylove

寫作的旅行

julylov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2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