清晨三點,肚子不適醒了過來,並沒有意識到是產前的陣痛,吵醒了你,你疲憊的陪著我聊天。

五點魚肚白,規則的疼痛提醒我應該是時候了,二爺已經自己挑好日期準備來到我們身邊,你替我洗澡洗頭吹髮,整理衣物。

六點給小羽的早安吻,將小羽託付給母親,我們拍了幾張相片,兜攏著彼此的愛,驅車前往醫院。

 

儘管已經疼痛了許久,一次比一次難受,卻不覺得害怕,過去九個月的辛苦,就是今天了吧,比預計剖腹的日期提早了兩天,我們牽著彼此的手,期待著。

 

打針,綁胎心音監測,醫師到來,進開刀房,麻醉,我深呼吸,輕輕地跟學姊說「我沒事,不要讓我睡著。」

孩子來到這個世界的時候,哭得很大聲,醫師告訴我和我很像,手術檯上和寶寶的第一次接觸,二爺已經停止了啼哭,眼睛瞇瞇的,第二次面對這樣的時刻,仍然紅了眼眶。

 

 


我喜歡你這麼解釋, 璽聿這個孩子,有工具就能書寫(聿+竹=筆),有時間就能讀書(聿+日=書),重點是你想當小聿的爸爸(櫻桃小丸子梗)。

期待,孩子平安長大,我們攜手天涯。

 

創作者介紹

寫作的旅行

julylov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