妳說起旅行,那些大大小小的事情,千千萬萬的語言。試著想留些什麼話,告訴妳許許多多的故事,千迴百轉的思緒,全指向一個終點,那些過程啊,我有多熟悉,我也曾經歷,於是只能笑著,笑著說我懂得。

  記得那一天台北沒有下雨,停車位很難找,四四南村的好丘貝果好吃的不得了,後來,我啟程,也賦歸,旅途平安。

  旅行,語言從來就不是最重要的,換個地方生活,也有規則,每一次和陌生人建立關係,一次又一次的介紹自己國家、要旅行多久、下一個目的地、美麗嗎好玩嗎,這些客套的寒喧,一開始有趣,後來就變成一種像招呼一樣的,平淡而沒有情緒。旅行的時候,我的熱情來自於,下雨的夜裡和誰沉默的抽菸,和誰喝杯酒各自寫明信片,記得在搖晃的黃昏鐵道上談論愛與被愛,記得猶陌生的妳問我「不痛嗎?」我笑著說很痛的表情,旅行中短暫的心靈交會,瞬間的火花,才是我一遍遍追逐的風景。

 

  啊,親愛的,妳走我來時的路,我覺得非常安慰與高興。

 

 

  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julylove 的頭像
julylove

寫作的旅行

julylov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4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