奔馳的國道巴士一路往南,很疲憊,但全無睡意。

時間像窗外畫面倒退一般,漆黑到傍晚,然後是夕陽終暮,然後宛若下午明亮,我們以為的日出日落,會不會其實是相反呢?

孩子倚睡在我的臂灣,你以一種不自然的姿勢捲曲在椅子上,不時隨著搖晃輕觸我的肩膀,電視裡撥放著老電影,背景在維也納。

天亮之後,夜車的司機正在值勤,我看著旁邊貨車上一箱一箱新鮮蔬菜,另一台車上則是雞籠,那麼多人早起了啊,我心裡默默地說「辛苦了」!

 

旅行結束了,儘管感覺起來就像是要出發一樣,但我們都知道你等等要上班,而我仍然要和小羽奮戰。

這一篇文章放在格子裡已經過了二十天,每一天我都是一個戰力貧弱的母親,一日之末已無任何的血淚可以耕耘我的田畝,於是可以想見的,是這裡的荒蕪。

 

今天夢醒,你懶懶的說「會遲到也是想多陪妳和孩子一下」,說完又胡亂地在我們的臉上噴口水,匆匆忙忙的出門了。

我拉著溫暖的被子,凝視著身邊小小肥嫩的羽哥睡臉,揉揉眼睛起了身,喝了些溫開水,然後拿出你買的櫻桃。

日子溫吞的前行,而我以更慢的步伐踏上,且容我娓娓道來。

 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julylove 的頭像
julylove

寫作的旅行

julylov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