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們剛剛擺脫青澀的步伐朝著模糊的大方向前進,說是冒險太過,但也不能說是尋常,大部分日子陽光與我們同行,金黃色的光穿透髮梢的時候,會留下夢幻的光暈,有一種輕輕柔柔的陳舊感,你會為我拍下相片,你會說「我老婆好漂亮」。

 

小孩莫約是睡著了,廣播裡傳來一首英文老情歌,我凝視著你的側臉,告訴你這是我們第一次去海邊旅行,沿路哼唱的那一首,而下一首歌,你告訴我是你高中時很喜歡的歌,讓我去找英文歌詞,輕聲念給我聽,歌名記不得了,大約是關於飛翔。

 

幸福有時候很難表達,能夠這樣任性地行走,孩子在身邊轉啊轉的,偶爾心裡跟身體因為長時間旅行發出一種「覺得好累」的訊號,抬頭的時候能看見心愛的人,如果他笑著,就覺得全世界都笑了,我想要記住所有的一切,不同城市的名字、風景、那些人的故事,還有我們曾經那麼揮霍的自由。無從想像下一次再回去會有什麼不同的風景,當下就是記憶裡應該的永恆了,沒有把握再見的遠方,有我們汗流浹背,背負許多單純靜好的背影。

 

那一次的旅途,我們依然帶著孩子,兩個孩子帶來更多的愛和更多的忙碌,我喜歡那些沉默的片刻,儘管最多的是喧囂。

創作者介紹

寫作的旅行

julylov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