悄悄話
一旦出發了,再遠,也不過是一段路。

出生時間:2010.09.10.09:29

這是真實的人生,我們真的盡力了。

 

29歲,初產婦,pregnancy at 38+2weeks(懷孕38週2天),剖腹產,半身麻醉。

懷孕末期產檢發現有小兒腦水腫。

水腦是脊髓液(CSF)產生過多、流量障礙或吸收不良,而積聚在蜘蛛膜下腔,造成急慢性、程度不等的腦擴大,及蜘蛛膜下腔積水,導致顱內壓增高現象。

流行病學統計,每10000個新生兒當中水腦病例約佔5.8個。

根據法規與醫療評估,懷孕末期時無法施行人工流產,但寶寶母體外存活機率極低。

所以來到這個世界,小寶寶,你忘了哭...

 

新生兒出生後,必須立即調整生理機能以適應子宮外的環境,但是因為先天性異常,手術過程子宮劃開羊水流出之後,我看著小寶寶出生,然後剪臍帶,小寶寶四肢無異狀,腦室明顯有擴張情形,外觀不對稱,忘了哭泣的小寶寶,呈現紫黑色般的身體...

 

急救的兵荒馬亂,在手術完全結束前與我無關,近在幾公尺外的小生命,微弱的心跳與肺無法擴張呼吸功能衰弱。

還有媽媽的無助。

我感覺的到。

 

我將兩隻手指放在鎖骨中線心臟位置,快速的執行體外心臟按摩,只是一個小小小小的孩子,必須要承受多大的痛苦,為什麼不哭泣,不抗拒這世界的外在刺激,我看著生命徵象偵測儀上,生命只是一連串的數據,血壓、心跳、血氧,小小小小的孩子,已經插上呼吸管,壓著呼吸復甦球,經由臍帶給予注射強心藥物,周圍沒有任何的笑聲,我們好多好多的大人,圈在孩子旁邊,明知道執行急救的時間已經1個小時,超過新生兒一般急救時間許多,但是我們就是好努力好努力的想給小寶寶機會,想聽見孩子哭泣。

終究,我們只能盡力,終究,醫療必須承認的無能為力。

 

我的悲傷,總是很慢。

創作者介紹

寫作的旅行

julylov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3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3)

發表留言
  • 薛有清
  • 無奈
  • 不無奈,這其實很自然...

    julylove 於 2010/09/11 19:28 回覆

  • CHY
  • 生死總是一線,醫生,也醫死。
  • 是,這我明白

    julylove 於 2010/09/11 19:28 回覆

  • CHY
  • 換作是我,不斷扮演見證者,早晚需要心理輔導吧
  • 草莓說我是住在公主身體裡的無敵鐵金剛 0.0

    julylove 於 2010/09/11 19:51 回覆

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