前些時候,南國開始有些冷了,那時課程告一個段落,寄了幾封手寫的手作卡片,很樸實簡單的,寫給你,也留給我自己。

背景是聖誕節,我們看完電影牽著手站在異鄉人的遠遠,瞧他認真的拉奏小提琴,旋律很熟悉但始終記不得是哪一首歌曲,蕭瑟的路燈下只有我們聽著他,腦子裡殘留著某些電影的片段,還有些微溫的幸福。

 

 

 

冬天的等待特別難熬一些,習慣在雙人床上堆疊雙份的枕頭與棉被,彌補你不在的時候那些溫度的空缺,就像寫在基因裡的趨暖,是一種天性,我總是知道該怎麼照顧自己,日復一日的往返著文字,告訴你別為我擔心。

夜裡,我常甦醒,大多是踩著溫暖的小叮噹絨毛室內拖鞋去如廁,或者是喝杯溫開水,偶爾是腰痠或者抽筋疼痛,極少是一場噩夢,都不礙事,總能在一小片刻之後閉上眼再次入睡,隨著孕期步入最末,末梢的水腫不說,雖然沒有抽筋的問題,腰痠卻也無可避免,還有惱人的假性陣痛,深夜醒來的次數多了,偶爾會令我隔日精神不好,倦倦的。

昨夜裡孩子還活潑著,大大的肚子宮縮的硬硬的,不疼卻也不舒服,我起了身靜靜的坐在床邊,不知怎麼吵醒了你,沒有燈光的房裡,你亮著眼瞳閃閃的凝視著我,溫暖的手心貼著我的背脊撫摸著,我們說著話,聊起生活的瑣事,聊起旅行,直到我端著溫開水吃了藥,乖巧的閉起眼睛,直到睡著,你都在。

晨裡雞啼,一起吃早餐,一起散步看著園裡茶花開,我的蘆薈和蔓玫瑰長的極好,草莓園裡一顆顆紅色果實採取包果的方式並不需要添加農藥,我摘了顆鮮紅的問你好吃嗎,你遞給我一半,親愛的,瞧,山櫻花開了。

午睡後我看著文章聽著歌,坐在地板的你靠過來摟著我的肚子,神情落寞的,摸摸你的頭問你怎麼了,你說「昨夜妳肚子不舒服自己坐在床邊,我只是想到我不在妳身邊妳都怎麼辦。」我笑了笑說「每個懷孕末期的媽媽都會有一些不舒服啊,可能是假性宮縮、腰酸背痛、或者是抽筋,很正常的。」你只是輕輕的說「不一樣,那些媽媽有老公陪在身邊。」

我並不是習慣你不在身邊,親愛的,我輕輕的回抱著你,我說「從一開始就知道會很辛苦,這是我選的。」

 

小王子收到了許多哥哥姐姐的小衣服,清洗後掛在陽光下暖暖的泛著白色的清新,我們牽著手散步一小段路,穿著薄外套的我都流汗了,你收攏著我的長髮,拿著紙巾擦拭著我的頸後,在我耳邊吹上兩口新鮮的流動空氣驅趕小冬天的太陽,街角的7-11我們看著媽媽寶寶喝著優酪乳,看著乾淨玻璃窗外的車流,靜靜的,寂寞在陽光下蒸發。

我等你,每一次那些微溫的幸福,都是我的力量。

 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julylove 的頭像
julylove

寫作的旅行

julylov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2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