這幾年幾乎是慣性的在冬天遠行,香港的繽紛冬日節在我記憶裡始終保持華麗麗的美好,五光十色的街道裝飾著紅或綠,金或銀,那些屬於聖誕歡樂與溫暖的調性,暖暖的在寒冬裡各自盛開。

打開因為香港買的記事本,就像是打開一趟旅行一般,鮮明的跳躍著那些金勾杯的音符,和妳走過的街道,搭乘的叮叮車,還有熱熱的紅豆湯芝麻糊,妳習慣戴在右手的錶和我戴在左手的錶,拍攝手部一向是我個人的偏好,妳還記得嗎?

隨時,都可以再出發喔!

 

 

在香港拍了好多的聖誕樹,放眼整個街景都浸泡在聖誕的節慶裡,穿越一個天空的距離,明明和台灣如此相似的溫度、環境甚至語言,卻有截然不同的感受,我常在想如果在回到那裡,有太多來不及捕捉的畫面該用怎樣的角度補齊,可是任憑我怎麼在記憶裡描繪,都無法從來了,我在那場雪裡笑著對妳說用眼睛去記憶的當下,我們都清楚回不去了嗎?

就像是在城堡閃閃的光亮背後陣陣施放的煙火,那些像是童話故事般的美麗都成為了清清的煙,淡淡的消失在夜色裡,趨於平凡。

擁有那些吉光片羽般的美好,離開的時候傷心與惆悵就顯的多餘了。

 

在香港迪士尼樂園那顆好大好大的聖誕樹下,我們在異鄉說說話。

 

 

你在電話裡跟我說,朋友問你孩子長大也會成為背包客嗎?你的回答是這麼說:「孩子會成為他想成為的。」我了解的笑了,看來我們說了那麼多那麼多的話,有許多的教育觀念還是極具有共識的,我們是這樣的模式在生活與旅行中相愛,但小王子會是什麼樣子我們並不知道,看著孩子長大一定很有樂趣吧。

親愛的我要告訴你,是旅行讓我學會,擁有包容與自由有多重要。

 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julylove 的頭像
julylove

寫作的旅行

julylov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6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