悄悄話
部落格裡的的故事悲傷與爭論很少,因為我們要學會原諒與遺忘 :)

  只要是生物,就有生命週期,活著就是不斷向著死亡前進的過程。

  在醫療業的這幾年看著無常的生老病死,對於生命的消逝感傷並沒有因此而減少,只有加深,我想這也是我一直不斷書寫的原因之一,需要寫作的力量做為心裡的依歸,篤定的知道就是要往那裏去,感覺舒服與平靜,頗有我寫故我在之感。在印度,對許許多多的人們而言,聖城瓦拉納西是生命的依歸,這裡是生命得以安息的處所。

 

  攤開瓦拉納西的地圖,沿著恆河河道的上下兩端各有一處火葬場,分別是由幾個婆羅門家族所有的火葬場,另一處就是除了賤民之外的人們所使用。

  幾千年來燃燒生命最終軀體的聖火從不曾熄滅,火葬儀式前,死者長子必須將頭髮剃光,只在後腦勺留一小撮,然後在河裡沐浴淨身,儀式開始會由長子點燃吉祥草,逆時鐘繞行亡者五圈,從腳部開始點燃木材,據說濕婆會讓火燃燒旺盛,這時火葬祭司會為亡者念誦超越生死的超渡咒語,讓亡者在渡越彼岸的渡口時可以向船夫說出咒語,就可以上船到達解脫的彼岸,不再受輪迴之苦,而火葬結束後,祭司手持瓦罐裝著恆河的水淋在灰燼上,然後將瓦罐摔碎,把骨灰掃入恆河裡,這一條綿綿的深河就像是天堂的入口一般,接納著所有良善與罪惡的灰燼,遠遠流長。

 

  我們走向給水塔附近的火葬場,遠遠的就能瞧見灰黑的煙霧飄盪在天空裡,木材堆積在河壇旁,從早到晚燃燒不停的火葬儀式,我不曉得當下的心情該怎麼形容,並不覺得害怕或是敬畏,就像每一個來過印度,來過瓦拉納西的旅人,都會走過這一個天堂入口,卻不能再深入更多一般,嚴禁拍照的這裡只能保持著一定的距離走過,其實這並非我走來的目的,在火葬場的後方的垂死之家(Mother's House)才是我想造訪的地方,這裡比加爾各答當地的垂死之家來的小,義工人數更少,我們沒有更多的時間可以停留,那些將死的眼眸只是令我難過,於是我們離開,心裡揚起的聲音好像在說著「孩子,走吧!這裡不是你們該來。」

  我舉目望去,混濁的河水流向無邊的遠方,這稱之為天堂的入口,感到一陣寂寞的荒涼,我知道我永不會投入這永恆的解脫,因為這裡不是我的家鄉。

 

 

創作者介紹

寫作的旅行

julylov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7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7)

發表留言
  • Will Yong
  • 感谢你的文章 =)
  • 我才要感謝你的收看 :)

    julylove 於 2012/03/20 21:34 回覆

  • Will Yong
  • 不客气,孩子还好吗?
  • 吃飽睡覺,蠻乖的 :)

    julylove 於 2012/03/21 10:22 回覆

  • 昭汝
  • 今天很突然的知道,爸爸禮拜天要啟程到印度去工作了!
    他昨天才決定的....
    所以我想問,我該準備些什麼讓他帶去嗎??

    好緊張><
  • 抱歉昭汝,我這幾天忙碌沒幫上你的忙,希望父親一切平安順利。

    julylove 於 2012/04/02 22:39 回覆

  • 淑娟
  • 我很喜欢看你post出来的文章
  • 淑娟
  • 我很喜欢看你post出来的文章
  • 謝謝你的鼓勵,歡迎你常來 :)

    julylove 於 2012/04/02 22:39 回覆

  • 小牙籤
  • 生命啊,生命。
  • 半點不由人...

    julylove 於 2012/04/02 22:41 回覆

  • 桑妮野口
  • 花了幾個小時..
    把你之前的文章看過了一遍..
    就很想留言把感想也跟你分享
    自從出了國..
    換了環境..
    生活慢慢的改變..
    已經回不到最初那個純粹
    最近有點迷惘
    到底什麼才是我想要和想體會的
    看完你的文章有點方向...
    在學校迷失自己..對於快要出社會有點不知所措
    堅持自己的方向!~會有所收穫的~
  • 桑妮你好,這幾個小時的瀏覽能帶給你一些影響,這對我來說是很有鼓勵的力量的,畢竟我也只是努力在生活的市井小民,我所擁有的也不過是最平凡的幸福,但我一直很珍惜這一切,能出國看見其他的地方,就越覺得自己的渺小,或許某些時候,我們都要停下來,想想當初的那個年輕的自己,所以我書寫這些不能從來的一切,我們都要努力學習,並且加油,歡迎你常來與我分享 :)

    julylove 於 2012/04/04 20:32 回覆

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