五點離家的清晨,冷冷的空氣中帶有霧氣的朦朧,山林間的小鳥或者小蟬或者小蛙們,吱吱喳喳的聲響此起彼落,淺淺的藍,是我目光所及的色彩。

遠方的里嶺橋上燈火亮著一整條道路,通往藍與淡藍之外的彼端。

  

 

我在車外,聽著車子引擎的隆隆聲,與音樂播放器緩緩流出的不知名英文歌曲,輕輕的,看著樹的枝枒,有盛有疏,她有一個美麗的名字,喚作七里香。

還沒開花。

 

 

南洲交流道邂遘的日出,美麗的離別畫面。

送妳最後一程,再見妳最後的睡顏,我們不斷的痛哭,我們捨不得,但遺憾的發現所有的捨不得都離去了,奶奶哭著說「跨謀阿啦」,我的所有壓抑傾瀉,這一句再也不能見了,是我心底的傷口。

 

在我哭泣的時候,很感謝那雙不知名的手安放在我的頭頂,溫柔的安撫我所有的情緒..

 

我還記的最後溫柔的妳,告訴我沒事的,不要擔心。

現在想起來,那成了我最需要的安慰,只是痛,不算什麼。

 

像是記憶裡最後一次與曾祖母的小旅行,藍綠色的平靜湖面,一葉輕舟。 

隨波逐流,向遙遠的西方,因著守護大地的神所引領,願妳一路好走。

 

    全站熱搜

    julylov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2) 人氣()